)
  • <acronym id="mubue"></acronym>

    <span id="mubue"><menu id="mubue"><b id="mubue"></b></menu></span>
        <strong id="mubue"></strong>

            <legend id="mubue"><i id="mubue"></i></legend><optgroup id="mubue"><em id="mubue"><pre id="mubue"></pre></em></optgroup>

            <optgroup id="mubue"></optgroup>
            1. 八旬老大爺出門忘記歸路流落在外11天

              來源: 泉州網 發布日期: 2019-10-22

              兒媳婦為陳獻堂擦碘酒

                核 心 提 示

                昨日下午,本報安溪記者站樓下來了一位衣衫襤褸的老大爺,他自稱是山東人,來泉州找兒子迷了路,在好心人的指點下要向安溪民政局救助站救助。記者帶著老大爺來到鳳城派出所,在戶籍民警的大力支持下,終于找到老大爺的兒子,將其安全送回家。 □記者羅劍生 廖培煌 通訊員陳志偉 文/圖

                八旬老人尋救助

                途中巧遇記者

                昨日下午1點半,外出采訪回來的記者,在本報駐安溪記者站樓下,遇到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大爺,衣衫襤褸,看樣子流浪了一段時間。在他腳下,堆放著幾個破爛編織袋。

                老大爺手里捧著一張寫有“安溪縣民政局救助站”的字條,說他是山東人,找兒子迷路,一個好心人幫他寫了這張字條,指點他求助。

                老大爺一臉焦急,記者將他攙扶到二樓辦公室休息。老大爺坐下,疲憊不堪,很快就躺在沙發上昏昏欲睡。記者問他吃飯了沒有?他操著濃重口音說:“兩天沒吃飯了……我身上沒有錢了。”記者買來一份炒米粉、扁食,老大爺吃了扁食就說飽了,然后將炒米粉包好,說留著晚上吃。

                老大爺不會說普通話,他說的山東話又很晦澀,交流了半個多小時,記者才大致了解到,老大爺83歲,姓陳,山東人,迷路流落街頭八九天,身上沒錢,經常餓肚子。記者答應帶他找警察幫忙,盡力找他兒子。記者當即和安溪縣公安局政工科負責人及鳳城派出所林志欣所長取得聯系,希望幫老大爺尋親。政工科與林所長欣然答應。

                尋親之路 一波三折

                在鳳城派出所,戶籍民警王淑珠熱情接待了老大爺。老大爺身上沒有身份證,他說的話沒人聽得懂,大家艱難地聽出,他說他是“山東嘉祥人”。

                當務之急,要找到一個在安溪的山東人幫忙翻譯,才能夠問出老人及其兒子的名字。

                王淑珠帶著老大爺來到流動人口服務站,通過查找得知,在轄區暫住人口中,有一個在酒店上班的女子是山東人,可是聯系該酒店卻找不到這人。

                一位正在辦理暫住證的軍嫂知道這件事后,跑來幫忙,她說丈夫原來在北方部隊,有山東戰友,或許可以幫忙。她聯系了山東的朋友,對方和老大爺通話,可也聽不懂老大爺說什么;隨后,記者找到了同事的母親王阿姨,王阿姨的父親是山東南下干部,王阿姨趕到派出所,和老大爺對話,也只能聽懂大概,王阿姨祖籍膠東,口音與大爺差別不小,沒有問出有效信息。

                尋親一度陷入僵局。 

                通過努力,王淑珠聯系上嘉祥縣公安局,讓老大爺和家鄉的民警通話,嘉祥縣公安局戶籍民警告訴王淑珠,老人叫陳獻堂,家住紙坊鎮于莊前村,兒子陳聯合。

                王淑珠調取到陳聯合的信息。老大爺看到陳聯合的圖像,十分興奮,上前指著照片說:“這是我兒子。”

                但在泉州暫住人口中,沒有查到陳聯合的資料。王淑珠與記者接著又打電話到紙坊派出所,查到了于莊前村支書李北寧的電話。李北寧說,老人家里有一個80多歲的老伴、一個癡呆的二兒子外,已別無他人,鄰村有個出嫁的女兒,大兒子出外打工了。

                送救助站途中

                等來老大爺兒子電話

                短時間內無法找到陳聯合。晚上7點,記者一行送老大爺往安溪救助站途中時,接到陌生來電:“請問你們是哪個派出所的?聽說我的父親找到了!”電話是老大爺的兒子打來的。  

                原來,于莊前村李支書找到了陳聯合的姐夫,再通知了陳聯合。聽說走失老父親有下落,陳聯合趕緊打來電話詢問。

                “找到我兒子啦!”老人和兒子通話后喊起來。車內,老大爺淚流滿面,緊緊握住記者的手。

                數小時的奔波,記者和民警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

                為了慶祝老大爺找到親人,安溪縣公安局政工科特意安排了晚餐,老大爺吃了一頓飽飯。

                出門忘記歸路 流落在外吃了11天苦

                晚上9點30分,記者驅車到省道307線與站前大道交界的北峰塔頭。看到記者的車,陳聯合小跑過來。“爸,可找到你了!”陳聯合拉開車門,眼淚掉了下來。

                來到陳聯合的租房,陳聯合妻子、兩個女兒,還有左鄰右舍,圍成一圈。聽記者說起陳獻堂的腳都腫了,要用碘酒消毒,鄰居趕緊送來碘酒。

                “你們記者和民警救了我父親一命!”陳聯合和妻子幫父親脫鞋,用棉簽擦碘酒,看到父親的腳又腫又潰爛,肯定受了很多苦,陳聯合和妻子趕緊站起身,一人站到一邊抹淚,陳聯合拿著毛巾擦拭淚水。

                陳聯合夫妻在北峰一家工藝品廠上班。陳聯合說,父親一直在老家沒有出過遠門,兩個月前,他把父親接到泉州小住。

                8月24日上午10點半,父親到廠里提熱水回家,11點多,他們回租處,沒有看到父親,急了,在周邊尋找,還跑到豐州、霞美、晉江、石獅去找。之前,父親走丟過一次,后來被附近的人送回。他們特地寫了一張有住址和電話的小紙片放在父親口袋里,但是這回,父親沒有帶紙片。陳聯合夫婦和老鄉連續找了幾天幾夜,到處貼尋人啟事……

                陳聯合和父親用山東話溝通后,轉述父親的話給記者。陳獻堂只記得住在“鐵路橋下”(指站前大橋下),房子很多,那天他出門走走,可是走到馬路,就不知道怎么回去,沿著馬路一直走。渴了喝人家的井水,餓了就討飯吃,晚上困了,就睡到屋檐和走廊下,“我還以為自己走丟七八天呢。”陳獻堂有些不好意思,“再也不敢隨便出門了。”

                鄰居們對記者的幫忙交口稱贊。陳聯合送記者出門時說,準備熱水讓父親洗澡,睡個踏實覺,“不知道要怎么感謝你們。”

              大香蕉伊人久草av观看